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序)



在高中時代,我遇到了我的第一個女友,小薇。作為我的同班同學,她沒有高挑的身材也沒有豐滿的胸部,但那張清純的小臉和懵懂的眼神卻讓包括我在內的人無法抗拒,放在整個年級裡也算是個迷你型的女神。

在經歷了半年柏拉圖式的約會之後,我成功地讓小薇愛上了我,不僅牽到了她的小手,還在放學後的教室親吻了她。看著她眉目緊鎖,一副沈醉又害羞的樣子,我不禁動了邪念,手輕輕地從小薇的腰上滑下。在碰到裙子的一瞬間,小薇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突然睜開了眼睛。我決定偷襲不成就來一個強襲,但我那試圖犯罪的手卻無法再往下移動。

「你…你要做什麼呀?」小薇掙開我問道,帶著一點慍怒。

「沒什麼呀,手有點酸了就放下來了。」我忙找個藉口應付,我可不想把小女神惹惱。

「你可別打什麼壞主意啊。」小薇一臉俏皮地看著我,退了幾步說道「既然你手酸了,那就早點回去休息吧。」然後洋洋得意地抓起書包就往教室外跑了。

留下我一臉懵逼地站在那裡,心想:居然失手了,小妮子今天耍我的,我以後肯定要找回來的。眼下只好先回家再說了,但當我返身去拿書包的時候,我卻發現我的手卻不停使喚,準確來說是手掌部分維持著試圖襲臀之前的動作。我當下就有點懷疑人生了,難道我龍傲天(我真的沒有用心想名字)年紀輕輕就手殘了?我還怎麼打遊戲,打飛機?等等,這個時候不應該想這個,但是為什麼會這樣?

「你的手估計要再等2分鐘才能動~」小薇的頭從教室門邊上冒出來,一副古靈精怪的樣子。

「現在是什麼情況啊?!」

接下來的10分鐘我聽到了一個覺得只有在聊齋裡才會聽到的故事,大致上就是她有錢的爹擔心她在學校受到騷擾,就找了個巫婆一類的東西給她下了一個咒語,這個咒語具體的作用方式就是沒有人能在未經她允許的情況下對她的身體做任何事。再之後的半個小時我是懵逼的,等我回過神來之後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家裡。至於怎麼回來的,怎麼跟小薇分別的,都不記得了。那天夜裡,我把時間都放在了網路搜索上,直到淩晨3點才入睡。

第2天,我在課間休息時候黑了保潔室一個清潔指示牌,然後藏在校園中一個偏僻的廁所的旁邊,開始了為期半天的等待。終於等到一個女生單獨進入廁所,在估計她進入廁所隔間後,我立刻在廁所門口放上清潔指示牌,然後閃身入內。通過錄音筆把大量經過變聲處理的謠言公放出來。謠言的講述形式大致就是一個與小薇同一個初中的女生向另一個女生講八卦,而謠言的內容是小薇在初中的時候是個交際花,並不是現在這個清純的形象,經常被男友帶到廁所裡面幹。

最後,我花了一天時間,翹了一天的課,成功傳謠6次。期間由於不能被自己班上的同學看到我還逗留在學校裡,午休時間只好在角落啃著自帶的麵包。在放學前翻牆逃離的時候,我只希望這個計畫能夠奏效,不要讓一天的努力付之東流(因為我真的太懶了)。

後來的發展和我預想的差不多,謠言開始在校園流傳,但這些沒什麼根據的消息始終不會在水面上掀起風浪,小薇甚至都沒有意識到這些,因為這種廁所聽來的謠言,遭到熟悉小薇的人呲之以鼻或是與她來自相同初中的人的否定之後就停下了。但同時水面下的暗流開始湧動了,人們開始頻繁地探討小薇的過去,總有想把小薇清純外衣當眾撕破的女生,不甘心放過這個機會,她們認為無風不起浪(你好,我是風兒)。而我要颳風的原因是,我認為她爹做了這麼誇張的保險,肯定過去發生了什麼,但憑我自己很難查到(主要是懶),那麼我就讓別人來查。

果然不負我所望,在第3天的時候,水下的暗流開始夾雜著小魚。一個她過去差點被一個男生強暴過的流言出現了。果然不能低估女生的陰暗程度和八卦的力量。雖然我也不知道這個謠言的可信度是多少,但應該不是我傳出去的那個謠言發生了變異吧?不管怎樣,這次的流言傳到了小薇的耳朵裡。

「你放學留下來一下」小薇臉色有點難看地對我說,「我有話跟你說。」。

「哦」說的時候我連頭都沒有轉過去看她。

這樣冷淡回應如期地讓小薇認為我聽到了那個流言,她咬了咬下唇,轉身離去。

放學後,小薇就向我坦白了過去的事情。那個流言的真相是她初中時交往過一個男生,當時的她被騙的一愣一愣的,還把初吻給了他。後來那個男生去她家玩,給她下了迷藥,差點強上了她,結果被她老爸撞個正著,如果不是那個男生家裡也有點背景,估計當場就被廢了。

接下來的3天,我表現出十分介意她隱瞞了這麼多過去,交往半年來居然一個字都沒對我提起,還把初吻交給了別人,從而對她不理不睬。在第3天的放學後,接近崩潰的小薇把我留下了。幾番嘴皮子拉扯之後,終於來到了我計畫的最後一步,一個讓她補償我的方法。

「行行行,你希望我怎麼補償你呀?」她一下子破涕為笑,半撒嬌地對我說。

「過去發生的事,我可以試著釋懷,但是以後你是屬於我的。」我一臉嚴肅地說。

「好好好,以後都聽你的。」小薇一臉好孩子會聽話的表情。

「如果你以後變心,裝作沒說過怎麼辦?」相信愛情是天長地久,不會變心的,都是好女孩,也是小女孩。

「我不會變心的!」小薇堅定狀「那你希望我怎麼做?」

「我希望你能寫下來,這是我們之間的約定。」

小薇想了想,點了點頭。「那你寫吧。」

雖然這份協定的內容在我腦海中已經構思了很久,我仍然慢慢地拿出一張作業紙,裝作陷入思考的樣子。然後在紙上寫下:



主人:龍傲天

小奴:小薇

主人有權提出任何要求,小奴必須自願完成主人的要求。



在我寫到這裡的時候,小薇就叫了起來「這怎麼行?萬一你讓我做一些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怎麼辦?還有什麼是主人啊!還有小奴是什麼鬼?」

「什麼是見不得人的事?」我回問。

「就是你前幾天想對我的事,還有以前阿丙想對我做的…」小薇說道這裡就發現自己失言了。

「我好像什麼都沒做成吧?倒是別人對你做了很多我不能做的事咯?」我責問道。

「不是這樣,那是他對我下藥了」小薇急忙辯解道「而且我遲早都是你的。」

「什麼叫都是我的?」我回問。

「就是那事唄,等到結婚以後…隨便你…做」這個對她來說非常羞恥的回答中可以聽出,小薇在拒絕婚前性愛的同時,又試圖描繪一幅婚後任我擺佈的淫靡畫面。

「那只要不發生性愛就是婚前可以的咯?」我繼續緊逼。

「嗯?」小薇一愣,本能地想爭辯什麼,但看到我冷峻的眼神,加上這段時間的折騰,她瞬間就泄了氣「那好吧,你把不能愛愛…給加上去」

她想了一下,「而且一個星期,我只能滿足你3個要求,我會給你3個滿足劵,你要收好哦,要是弄丟了我可不管。」小薇這狡猾的丫頭居然還想跟我討價還價,哼,看我怎麼修理你。我重新拿了張紙,寫下:



主人:龍傲天

小奴:小薇



小奴必須自願遵循一切條款,所有條款受附錄的解釋和制約。

條款:

1)小奴必須每個星期交給主人3張絕對服從劵,小奴必須滿足持劵者的一個要求,之後該劵作廢。

附錄:

所有條款的許可權不包括要求小奴進行生殖器交配。

主人有權在小奴同意的情況下增加和修改條款和附錄條目。





小薇看完面紅耳赤地大喊「1號條款?你還有什麼壞點子啊?」

「誰知道呢~」我笑嘻嘻地說,「來簽個字吧。」我簽完字之後,把這張紙遞給她。

小薇猶豫了一小會,終於下定決心,伸出小手接過筆「你要對我負責呀。」說完就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那當然」我一把抱住她說,「那你什麼時候給我劵呢?」

「明天吧?」小薇說,接著擡起頭思考狀說「該做成什麼樣子的呢?」

我說「這樣吧,我來決定這些劵用什麼做的,還有你什麼時候給我。」

「好啊」小薇單純地回答到。

我拿過那張紙,在條款的下麵加了一條:

2)由主人來決定絕對服從劵的製作方式,以及製作時間。

寫完之後,我問了下小薇「同意嗎?」

「好呀」小薇捂了捂才消熱的臉,沒有很在意地回答。

「那你現在把內褲脫下了來,在上面寫上絕對服從,就算是你的第一張劵了。」我笑嘻嘻地對她說。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公車輪姦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序)



在高中時代,我遇到了我的第一個女友,小薇。作為我的同班同學,她沒有高挑的身材也沒有豐滿的胸部,但那張清純的小臉和懵懂的眼神卻讓包括我在內的人無法抗拒,放在整個年級裡也算是個迷你型的女神。

在經歷了半年柏拉圖式的約會之後,我成功地讓小薇愛上了我,不僅牽到了她的小手,還在放學後的教室親吻了她。看著她眉目緊鎖,一副沈醉又害羞的樣子,我不禁動了邪念,手輕輕地從小薇的腰上滑下。在碰到裙子的一瞬間,小薇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突然睜開了眼睛。我決定偷襲不成就來一個強襲,但我那試圖犯罪的手卻無法再往下移動。

「你…你要做什麼呀?」小薇掙開我問道,帶著一點慍怒。

「沒什麼呀,手有點酸了就放下來了。」我忙找個藉口應付,我可不想把小女神惹惱。

「你可別打什麼壞主意啊。」小薇一臉俏皮地看著我,退了幾步說道「既然你手酸了,那就早點回去休息吧。」然後洋洋得意地抓起書包就往教室外跑了。

留下我一臉懵逼地站在那裡,心想:居然失手了,小妮子今天耍我的,我以後肯定要找回來的。眼下只好先回家再說了,但當我返身去拿書包的時候,我卻發現我的手卻不停使喚,準確來說是手掌部分維持著試圖襲臀之前的動作。我當下就有點懷疑人生了,難道我龍傲天(我真的沒有用心想名字)年紀輕輕就手殘了?我還怎麼打遊戲,打飛機?等等,這個時候不應該想這個,但是為什麼會這樣?

「你的手估計要再等2分鐘才能動~」小薇的頭從教室門邊上冒出來,一副古靈精怪的樣子。

「現在是什麼情況啊?!」

接下來的10分鐘我聽到了一個覺得只有在聊齋裡才會聽到的故事,大致上就是她有錢的爹擔心她在學校受到騷擾,就找了個巫婆一類的東西給她下了一個咒語,這個咒語具體的作用方式就是沒有人能在未經她允許的情況下對她的身體做任何事。再之後的半個小時我是懵逼的,等我回過神來之後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家裡。至於怎麼回來的,怎麼跟小薇分別的,都不記得了。那天夜裡,我把時間都放在了網路搜索上,直到淩晨3點才入睡。

第2天,我在課間休息時候黑了保潔室一個清潔指示牌,然後藏在校園中一個偏僻的廁所的旁邊,開始了為期半天的等待。終於等到一個女生單獨進入廁所,在估計她進入廁所隔間後,我立刻在廁所門口放上清潔指示牌,然後閃身入內。通過錄音筆把大量經過變聲處理的謠言公放出來。謠言的講述形式大致就是一個與小薇同一個初中的女生向另一個女生講八卦,而謠言的內容是小薇在初中的時候是個交際花,並不是現在這個清純的形象,經常被男友帶到廁所裡面幹。

最後,我花了一天時間,翹了一天的課,成功傳謠6次。期間由於不能被自己班上的同學看到我還逗留在學校裡,午休時間只好在角落啃著自帶的麵包。在放學前翻牆逃離的時候,我只希望這個計畫能夠奏效,不要讓一天的努力付之東流(因為我真的太懶了)。

後來的發展和我預想的差不多,謠言開始在校園流傳,但這些沒什麼根據的消息始終不會在水面上掀起風浪,小薇甚至都沒有意識到這些,因為這種廁所聽來的謠言,遭到熟悉小薇的人呲之以鼻或是與她來自相同初中的人的否定之後就停下了。但同時水面下的暗流開始湧動了,人們開始頻繁地探討小薇的過去,總有想把小薇清純外衣當眾撕破的女生,不甘心放過這個機會,她們認為無風不起浪(你好,我是風兒)。而我要颳風的原因是,我認為她爹做了這麼誇張的保險,肯定過去發生了什麼,但憑我自己很難查到(主要是懶),那麼我就讓別人來查。

果然不負我所望,在第3天的時候,水下的暗流開始夾雜著小魚。一個她過去差點被一個男生強暴過的流言出現了。果然不能低估女生的陰暗程度和八卦的力量。雖然我也不知道這個謠言的可信度是多少,但應該不是我傳出去的那個謠言發生了變異吧?不管怎樣,這次的流言傳到了小薇的耳朵裡。

「你放學留下來一下」小薇臉色有點難看地對我說,「我有話跟你說。」。

「哦」說的時候我連頭都沒有轉過去看她。

這樣冷淡回應如期地讓小薇認為我聽到了那個流言,她咬了咬下唇,轉身離去。

放學後,小薇就向我坦白了過去的事情。那個流言的真相是她初中時交往過一個男生,當時的她被騙的一愣一愣的,還把初吻給了他。後來那個男生去她家玩,給她下了迷藥,差點強上了她,結果被她老爸撞個正著,如果不是那個男生家裡也有點背景,估計當場就被廢了。

接下來的3天,我表現出十分介意她隱瞞了這麼多過去,交往半年來居然一個字都沒對我提起,還把初吻交給了別人,從而對她不理不睬。在第3天的放學後,接近崩潰的小薇把我留下了。幾番嘴皮子拉扯之後,終於來到了我計畫的最後一步,一個讓她補償我的方法。

「行行行,你希望我怎麼補償你呀?」她一下子破涕為笑,半撒嬌地對我說。

「過去發生的事,我可以試著釋懷,但是以後你是屬於我的。」我一臉嚴肅地說。

「好好好,以後都聽你的。」小薇一臉好孩子會聽話的表情。

「如果你以後變心,裝作沒說過怎麼辦?」相信愛情是天長地久,不會變心的,都是好女孩,也是小女孩。

「我不會變心的!」小薇堅定狀「那你希望我怎麼做?」

「我希望你能寫下來,這是我們之間的約定。」

小薇想了想,點了點頭。「那你寫吧。」

雖然這份協定的內容在我腦海中已經構思了很久,我仍然慢慢地拿出一張作業紙,裝作陷入思考的樣子。然後在紙上寫下:



主人:龍傲天

小奴:小薇

主人有權提出任何要求,小奴必須自願完成主人的要求。



在我寫到這裡的時候,小薇就叫了起來「這怎麼行?萬一你讓我做一些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怎麼辦?還有什麼是主人啊!還有小奴是什麼鬼?」

「什麼是見不得人的事?」我回問。

「就是你前幾天想對我的事,還有以前阿丙想對我做的…」小薇說道這裡就發現自己失言了。

「我好像什麼都沒做成吧?倒是別人對你做了很多我不能做的事咯?」我責問道。

「不是這樣,那是他對我下藥了」小薇急忙辯解道「而且我遲早都是你的。」

「什麼叫都是我的?」我回問。

「就是那事唄,等到結婚以後…隨便你…做」這個對她來說非常羞恥的回答中可以聽出,小薇在拒絕婚前性愛的同時,又試圖描繪一幅婚後任我擺佈的淫靡畫面。

「那只要不發生性愛就是婚前可以的咯?」我繼續緊逼。

「嗯?」小薇一愣,本能地想爭辯什麼,但看到我冷峻的眼神,加上這段時間的折騰,她瞬間就泄了氣「那好吧,你把不能愛愛…給加上去」

她想了一下,「而且一個星期,我只能滿足你3個要求,我會給你3個滿足劵,你要收好哦,要是弄丟了我可不管。」小薇這狡猾的丫頭居然還想跟我討價還價,哼,看我怎麼修理你。我重新拿了張紙,寫下:



主人:龍傲天

小奴:小薇



小奴必須自願遵循一切條款,所有條款受附錄的解釋和制約。

條款:

1)小奴必須每個星期交給主人3張絕對服從劵,小奴必須滿足持劵者的一個要求,之後該劵作廢。

附錄:

所有條款的許可權不包括要求小奴進行生殖器交配。

主人有權在小奴同意的情況下增加和修改條款和附錄條目。





小薇看完面紅耳赤地大喊「1號條款?你還有什麼壞點子啊?」

「誰知道呢~」我笑嘻嘻地說,「來簽個字吧。」我簽完字之後,把這張紙遞給她。

小薇猶豫了一小會,終於下定決心,伸出小手接過筆「你要對我負責呀。」說完就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那當然」我一把抱住她說,「那你什麼時候給我劵呢?」

「明天吧?」小薇說,接著擡起頭思考狀說「該做成什麼樣子的呢?」

我說「這樣吧,我來決定這些劵用什麼做的,還有你什麼時候給我。」

「好啊」小薇單純地回答到。

我拿過那張紙,在條款的下麵加了一條:

2)由主人來決定絕對服從劵的製作方式,以及製作時間。

寫完之後,我問了下小薇「同意嗎?」

「好呀」小薇捂了捂才消熱的臉,沒有很在意地回答。

「那你現在把內褲脫下了來,在上面寫上絕對服從,就算是你的第一張劵了。」我笑嘻嘻地對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