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排版:LOADER



************************************************************************



那時一個八月的清晨,周和依麗薩在校園裡化學樓前的行人道上與托尼及他的兩個朋友見面,在他們會面的地方,有一條生僻的小路通向人跡稀少密林。“昨天我又做了那個夢,”周告訴托尼,“你知道的,夢裡我帶依麗薩進那片樹林裡,給她一枝玫瑰,告訴她我愛她,然後就殺死她?”



托尼無聊地轉了轉眼睛,他聽過起碼有一千遍了。周是托尼的高中同學,他總是說自己存在的唯一意義,就是和依麗薩的戀情,但是他又特別悲觀,總是擔心有一天依麗薩會背叛她。托尼可從來不相信,因為依麗薩總是特別忠實與周,維護和聽從周無論是多麼荒唐的主意。周的夢,只不過是他讓依麗薩證明她的愛的最後方式:如果她會讓周殺死自己,她當然毫無疑問地愛他,也永遠不會背叛他們的愛情了。一個浪漫的幻想,但只是一個幻想罷了。



然而今天周似乎特別地興奮,他向其他的男孩們陰笑一聲:“今天我就要實現我的夢想!”



托尼看了看依麗薩--她就站在周身邊,肩膀輕輕靠在他身上,聽著他說的每個字。十九歲的女孩身材苗條,容貌嬌美,淺褐色的長髮披在肩頭,栗色的眼睛。她今天穿的是短褲和緊身的上裝,裸著的小腹和一雙修長的大腿被整個夏天的太陽曬得微現黝黑。



她像是知道托尼心裡的問題,聳聳肩微笑著說:“至少我會得到一枝玫瑰!他從來不送我花……”



托尼皺著眉頭道:“你和他都瘋了!”



她搖了搖頭,莊重地說:“不,我愛他。我是他的,他的女孩,他可以對我做任何事情。”她轉過頭深情地望著周,甜甜地笑了:“無論什麼事情,我屬于他。比如今天早晨,還有昨天晚上!”



托尼下意識地打量著女孩的身體。“你們做甚麼了?”



“做愛,”周說,“昨夜和今天早晨。”他笑了:“全套的:她為我口交,吃我的精液。”他輕輕推了依麗薩一下。“對嗎?”



依麗薩紅著臉微笑點點頭道:“還有呢?你告訴他們吧!”



“還是你自己說吧。”



女孩忍不住笑出聲來,“他給我灌腸,”她說,“他從書上讀到在槍決前應該給犯人灌腸,在行刑時在不至于不體面。”



托尼這才覺周這次是很嚴肅的。“你有槍,周?”他問道。



周搖搖頭,從背著的一個長書包裡掏出一把刀來給他們看。這是一把黑色的六英寸長的雙刃刀,刀柄很短。“就用這個。”



托尼諷刺地看了他一眼。“你用這個,在依麗薩身上?”



“沒錯!”他拍一拍依麗薩裸露的平坦腹部,女孩子沒有反應。“從這裡插進去。”他的手順著她的身子滑上去到女孩的右側乳房上。“還有這裡,從乳房刺進去。”



“而你會讓他那樣做?”托尼問依麗薩。



她笑了。“由他決定。”



托尼看著周,“你沒這個膽。”他輕蔑地說。



周只是笑著走向那條小路,“你們看著吧!”依麗薩緊緊跟著他,其他人也跟上來。周拉起依麗薩的手走向密林深處,托尼跟另外兩個人交換了一下眼色,周就停下腳步。“你們要看麼?我會讓她先脫光衣服的……”托尼答道:“好吧,我們也來看……”



周和依麗薩走在最前頭,牽著手走在小路上。“我是說真的,依麗薩。”他低聲說,他又拿出那把刀在手裡比劃。



依麗薩看了看刀,又看了看他的臉,“我知道。”她輕輕地說。



“我不得不這樣做,否則你遲早會背叛我和我們的愛情,只能這樣。”他說。



“我不會的,你這次可是錯了。”她嘆了口氣。“不過托尼已經那樣對你說甚麼你沒有膽量,你也只能這樣做了。”



“和他沒有關係。”周朝身後瞟了一眼,“脫光你的衣服!依麗薩。”他大聲命令道,“我告訴過你要一絲不掛地死在我手裡。”



女孩沒有停下腳步,卻沒有遲疑地脫下套頭的緊身上衣,露出高聳而尖挺的乳房。然後,她停下來褪下短褲和內褲,扔在路上,除了鞋子,她現在是一絲不掛的走在他身邊,她似乎並不為自己的裸體害羞。



又走了一會兒,他摟住她停了下來,扶住她的肩頭,她看看他,又看看他手裡的刀。



“會很痛,對麼?”



“可能會……”



她向他綻開一個微笑,看上去很虛弱。“沒關係……”她輕輕地道。“我不在乎疼痛。”



他輕撫她的臉,吻了她的嘴,看著她的大眼睛。“我愛你,依麗薩。你是這麼美,我真心地愛你。”他轉頭問其他走進的人:“她這麼美……”



托尼盡情地看著女孩的裸體答道:“完美的肉體,依麗薩。”



“你想要她為你口交嗎?只要我告訴她,她就會幫你舔出來,然後再吃你的精液。”



托尼猶豫地撇了周一眼。“是麼?”



“她會為我做任何事的。對嗎,依麗薩?”



女孩慢慢地點點頭。“是的。”



托尼緊盯著她鬆了口氣。“那太好了!”



周做了個手勢。“拿出來吧!”托尼依言拿出自己的陰莖,周命令女孩去舔。她順從地跪倒在托尼下身,先溫柔地把它舔硬,然後才把它整個深深地吞進嘴裡吸吮著。周讓其他人也拉開拉鏈露出陰莖,他們圍在她週圍,撫摸她的乳房和大腿。依麗薩乖巧地輪流為每個男孩舔,不時?起頭深情地看著周,她故意把自己的長髮挽到一側,讓每個人都看清楚自己的表演,看那肉棒在自己的嘴裡進出。



男孩們都很興奮,很快就射出來了,托尼帶頭把精液噴進她嘴裡。像周說的一樣,她盡可能地咽下去,雖然有幾滴從她嘴角流了出來。



“滿意麼?”女孩問周。“是你所想象的麼?”



他再次輕撫她的臉,“非常好!你真性感。”他掃視了其他人一眼,目光回到她身上。“不過現在才是主要節目。”



托尼盯著依麗薩懷疑地說:“你只要說出來,我們不會讓他那樣……”



依麗薩打斷他的話,回頭看著他道:“不,不要想救我,我不想被你們救。”



周點頭道:“那就是現在了!”他的手伸進書包裡套出一枝美麗的玫瑰花,遞給依麗薩,依麗薩溫柔地笑著接過了花,聞了一下。



周的呼吸急促起來,“仔細看著,你們!”男孩們圍過來。依麗薩站直身體,掂起腳跟,只用腳尖支撐著身體,手臂摟住周的脖子,手裡緊攥的玫瑰就在他頭後面,她的上身微微向後昂起來,雙腿繃直了,誘人的裸體形成優美的弧線。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腹部和雪亮的刀尖,目光又轉回他臉上,女孩柔柔地笑了,“你該動手了。”她告訴他:“就像你說的一樣。周,動手吧,請現在動手吧!”



他沒有回答她,左手擦過她的臉頰,捂住她的嘴,然後他猶豫了很長一會兒,凝視著她一雙信任的大眼睛。



突然他把手裡的刀插進她的上腹部,半個刀身幾乎都在她身體裡了。



那枝玫瑰花從她的手裡掉在周身後的地上,她的身體僵硬地抖了一下,只覺得血往頭上湧。周把她環繞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解開,把女孩轉了身讓她背靠自己站著,左手攬住女孩的胸口,另一手把刀向女孩身體深處壓下去,越來越深。“在她身體裡很深了。”他告訴他的朋友們,可他們像傻了一樣的看著,他又向裡推了一點。



“天,已經穿透了她的身體,我自己的肚子都感覺到刀尖的壓力!”



他停了一會兒,覺得她靠著他的身體在不停顫抖著,然後,他慢慢地把刀抽出來,女孩不自覺地想掙脫他的手,鮮血從刀口流出來灑在女孩身下。



“上帝,上帝!”托尼盯著女孩子和她腹部流著鮮血的傷口,喃喃地道。



過了幾秒鐘,周說:“再來一次!”說著他把刀刺進了她的背部,從肩胛骨裡刺進去,她劇烈地抖了一下。



這一次他費了好大勁才把刀抽出來,放開她的身體,女孩轉身面向他退了一步,鮮血不停地從兩個傷口同時流出來,他伸出沒拿刀的手讓女孩握住,把女孩又一次拉過來。



她半睜著眼睛望向他的臉,雙臂再次摟住他的脖子。“再刺我一次,周……”她喘息著說。“深深地刺我……”



他答應她,舉起血淋淋的刀,刀尖頂住她右面的乳房乳頭下面一點,他轉動刀的走向,讓刀刃和她的肋骨的方向平行,興奮地說:“我要從這裡刺進去!”



依麗薩向下看了一眼刀尖,又看著他興奮的臉,她什麼也沒說,她也沒有掙扎,刀猛地刺穿她的乳房,女孩仰頭低聲叫了一聲,鮮血湧到胸口,周把女孩朝自己拉近,同時用力把刀深深地刺進她的胸脯。



刀身漸漸消失在她身體裡。“天,這感覺,那肉體那麼柔軟!”依麗薩睜大眼睛劇烈地喘息著,看著刀消失在自己的肉體裡,然而她沒有一絲抗拒。“穿過她整個的乳房,太美了,太美了……”



鮮血有規律地從女孩胸口噴出,依麗薩的呼吸已經很吃力了,“我……感覺很怪……”她柔柔地嘆了口氣。“周,結束我的生命吧……”



他笑了,慢慢把刀從她肉體裡抽出來,他又一次把她轉過來,攬住她的身體,把刀刃架在她咽喉的地方。她癡癡地看著他,他凝視著她美麗的眼睛,看著女孩最後一次為她綻開了一個動人的微笑。



他的手微微用力把刀刃按下去,橫著切開了她的喉嚨。



血從她咽喉噴出來,她的身子在他手裡已經放軟了,他慢慢鬆開手放開她的身體,她雙腿一軟倒了下去,“……我愛你,周。”隨著嘴角湧出的鮮血,她吃力地說:“我愛你,我愛你……”



周跪在她身邊,她舉起一隻手讓他握住,她的身體隨著咽喉噴出來的血,劇烈地抖著,雙腿和雙腳也伸直顫抖著,幾秒鐘之後就變成隨機的牽動,然後慢慢停下來。周站起身,凝視著她的身體一會兒,收起刀。



“你是個變態狂!”托尼嘟囔道,然後他們四個人便沿著那條小路走回校園去。沒有一個人回頭看依麗薩的屍體,也沒有人看到那枝玫瑰,被踩碎的花瓣散在離屍體不遠的濕泥裡。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病床上強姦理大謢士學生妹



翻譯排版:LOADER



************************************************************************



那時一個八月的清晨,周和依麗薩在校園裡化學樓前的行人道上與托尼及他的兩個朋友見面,在他們會面的地方,有一條生僻的小路通向人跡稀少密林。“昨天我又做了那個夢,”周告訴托尼,“你知道的,夢裡我帶依麗薩進那片樹林裡,給她一枝玫瑰,告訴她我愛她,然後就殺死她?”



托尼無聊地轉了轉眼睛,他聽過起碼有一千遍了。周是托尼的高中同學,他總是說自己存在的唯一意義,就是和依麗薩的戀情,但是他又特別悲觀,總是擔心有一天依麗薩會背叛她。托尼可從來不相信,因為依麗薩總是特別忠實與周,維護和聽從周無論是多麼荒唐的主意。周的夢,只不過是他讓依麗薩證明她的愛的最後方式:如果她會讓周殺死自己,她當然毫無疑問地愛他,也永遠不會背叛他們的愛情了。一個浪漫的幻想,但只是一個幻想罷了。



然而今天周似乎特別地興奮,他向其他的男孩們陰笑一聲:“今天我就要實現我的夢想!”



托尼看了看依麗薩--她就站在周身邊,肩膀輕輕靠在他身上,聽著他說的每個字。十九歲的女孩身材苗條,容貌嬌美,淺褐色的長髮披在肩頭,栗色的眼睛。她今天穿的是短褲和緊身的上裝,裸著的小腹和一雙修長的大腿被整個夏天的太陽曬得微現黝黑。



她像是知道托尼心裡的問題,聳聳肩微笑著說:“至少我會得到一枝玫瑰!他從來不送我花……”



托尼皺著眉頭道:“你和他都瘋了!”



她搖了搖頭,莊重地說:“不,我愛他。我是他的,他的女孩,他可以對我做任何事情。”她轉過頭深情地望著周,甜甜地笑了:“無論什麼事情,我屬于他。比如今天早晨,還有昨天晚上!”



托尼下意識地打量著女孩的身體。“你們做甚麼了?”



“做愛,”周說,“昨夜和今天早晨。”他笑了:“全套的:她為我口交,吃我的精液。”他輕輕推了依麗薩一下。“對嗎?”



依麗薩紅著臉微笑點點頭道:“還有呢?你告訴他們吧!”



“還是你自己說吧。”



女孩忍不住笑出聲來,“他給我灌腸,”她說,“他從書上讀到在槍決前應該給犯人灌腸,在行刑時在不至于不體面。”



托尼這才覺周這次是很嚴肅的。“你有槍,周?”他問道。



周搖搖頭,從背著的一個長書包裡掏出一把刀來給他們看。這是一把黑色的六英寸長的雙刃刀,刀柄很短。“就用這個。”



托尼諷刺地看了他一眼。“你用這個,在依麗薩身上?”



“沒錯!”他拍一拍依麗薩裸露的平坦腹部,女孩子沒有反應。“從這裡插進去。”他的手順著她的身子滑上去到女孩的右側乳房上。“還有這裡,從乳房刺進去。”



“而你會讓他那樣做?”托尼問依麗薩。



她笑了。“由他決定。”



托尼看著周,“你沒這個膽。”他輕蔑地說。



周只是笑著走向那條小路,“你們看著吧!”依麗薩緊緊跟著他,其他人也跟上來。周拉起依麗薩的手走向密林深處,托尼跟另外兩個人交換了一下眼色,周就停下腳步。“你們要看麼?我會讓她先脫光衣服的……”托尼答道:“好吧,我們也來看……”



周和依麗薩走在最前頭,牽著手走在小路上。“我是說真的,依麗薩。”他低聲說,他又拿出那把刀在手裡比劃。



依麗薩看了看刀,又看了看他的臉,“我知道。”她輕輕地說。



“我不得不這樣做,否則你遲早會背叛我和我們的愛情,只能這樣。”他說。



“我不會的,你這次可是錯了。”她嘆了口氣。“不過托尼已經那樣對你說甚麼你沒有膽量,你也只能這樣做了。”



“和他沒有關係。”周朝身後瞟了一眼,“脫光你的衣服!依麗薩。”他大聲命令道,“我告訴過你要一絲不掛地死在我手裡。”



女孩沒有停下腳步,卻沒有遲疑地脫下套頭的緊身上衣,露出高聳而尖挺的乳房。然後,她停下來褪下短褲和內褲,扔在路上,除了鞋子,她現在是一絲不掛的走在他身邊,她似乎並不為自己的裸體害羞。



又走了一會兒,他摟住她停了下來,扶住她的肩頭,她看看他,又看看他手裡的刀。



“會很痛,對麼?”



“可能會……”



她向他綻開一個微笑,看上去很虛弱。“沒關係……”她輕輕地道。“我不在乎疼痛。”



他輕撫她的臉,吻了她的嘴,看著她的大眼睛。“我愛你,依麗薩。你是這麼美,我真心地愛你。”他轉頭問其他走進的人:“她這麼美……”



托尼盡情地看著女孩的裸體答道:“完美的肉體,依麗薩。”



“你想要她為你口交嗎?只要我告訴她,她就會幫你舔出來,然後再吃你的精液。”



托尼猶豫地撇了周一眼。“是麼?”



“她會為我做任何事的。對嗎,依麗薩?”



女孩慢慢地點點頭。“是的。”



托尼緊盯著她鬆了口氣。“那太好了!”



周做了個手勢。“拿出來吧!”托尼依言拿出自己的陰莖,周命令女孩去舔。她順從地跪倒在托尼下身,先溫柔地把它舔硬,然後才把它整個深深地吞進嘴裡吸吮著。周讓其他人也拉開拉鏈露出陰莖,他們圍在她週圍,撫摸她的乳房和大腿。依麗薩乖巧地輪流為每個男孩舔,不時?起頭深情地看著周,她故意把自己的長髮挽到一側,讓每個人都看清楚自己的表演,看那肉棒在自己的嘴裡進出。



男孩們都很興奮,很快就射出來了,托尼帶頭把精液噴進她嘴裡。像周說的一樣,她盡可能地咽下去,雖然有幾滴從她嘴角流了出來。



“滿意麼?”女孩問周。“是你所想象的麼?”



他再次輕撫她的臉,“非常好!你真性感。”他掃視了其他人一眼,目光回到她身上。“不過現在才是主要節目。”



托尼盯著依麗薩懷疑地說:“你只要說出來,我們不會讓他那樣……”



依麗薩打斷他的話,回頭看著他道:“不,不要想救我,我不想被你們救。”



周點頭道:“那就是現在了!”他的手伸進書包裡套出一枝美麗的玫瑰花,遞給依麗薩,依麗薩溫柔地笑著接過了花,聞了一下。



周的呼吸急促起來,“仔細看著,你們!”男孩們圍過來。依麗薩站直身體,掂起腳跟,只用腳尖支撐著身體,手臂摟住周的脖子,手裡緊攥的玫瑰就在他頭後面,她的上身微微向後昂起來,雙腿繃直了,誘人的裸體形成優美的弧線。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腹部和雪亮的刀尖,目光又轉回他臉上,女孩柔柔地笑了,“你該動手了。”她告訴他:“就像你說的一樣。周,動手吧,請現在動手吧!”



他沒有回答她,左手擦過她的臉頰,捂住她的嘴,然後他猶豫了很長一會兒,凝視著她一雙信任的大眼睛。



突然他把手裡的刀插進她的上腹部,半個刀身幾乎都在她身體裡了。



那枝玫瑰花從她的手裡掉在周身後的地上,她的身體僵硬地抖了一下,只覺得血往頭上湧。周把她環繞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解開,把女孩轉了身讓她背靠自己站著,左手攬住女孩的胸口,另一手把刀向女孩身體深處壓下去,越來越深。“在她身體裡很深了。”他告訴他的朋友們,可他們像傻了一樣的看著,他又向裡推了一點。



“天,已經穿透了她的身體,我自己的肚子都感覺到刀尖的壓力!”



他停了一會兒,覺得她靠著他的身體在不停顫抖著,然後,他慢慢地把刀抽出來,女孩不自覺地想掙脫他的手,鮮血從刀口流出來灑在女孩身下。



“上帝,上帝!”托尼盯著女孩子和她腹部流著鮮血的傷口,喃喃地道。



過了幾秒鐘,周說:“再來一次!”說著他把刀刺進了她的背部,從肩胛骨裡刺進去,她劇烈地抖了一下。



這一次他費了好大勁才把刀抽出來,放開她的身體,女孩轉身面向他退了一步,鮮血不停地從兩個傷口同時流出來,他伸出沒拿刀的手讓女孩握住,把女孩又一次拉過來。



她半睜著眼睛望向他的臉,雙臂再次摟住他的脖子。“再刺我一次,周……”她喘息著說。“深深地刺我……”



他答應她,舉起血淋淋的刀,刀尖頂住她右面的乳房乳頭下面一點,他轉動刀的走向,讓刀刃和她的肋骨的方向平行,興奮地說:“我要從這裡刺進去!”



依麗薩向下看了一眼刀尖,又看著他興奮的臉,她什麼也沒說,她也沒有掙扎,刀猛地刺穿她的乳房,女孩仰頭低聲叫了一聲,鮮血湧到胸口,周把女孩朝自己拉近,同時用力把刀深深地刺進她的胸脯。



刀身漸漸消失在她身體裡。“天,這感覺,那肉體那麼柔軟!”依麗薩睜大眼睛劇烈地喘息著,看著刀消失在自己的肉體裡,然而她沒有一絲抗拒。“穿過她整個的乳房,太美了,太美了……”



鮮血有規律地從女孩胸口噴出,依麗薩的呼吸已經很吃力了,“我……感覺很怪……”她柔柔地嘆了口氣。“周,結束我的生命吧……”



他笑了,慢慢把刀從她肉體裡抽出來,他又一次把她轉過來,攬住她的身體,把刀刃架在她咽喉的地方。她癡癡地看著他,他凝視著她美麗的眼睛,看著女孩最後一次為她綻開了一個動人的微笑。



他的手微微用力把刀刃按下去,橫著切開了她的喉嚨。



血從她咽喉噴出來,她的身子在他手裡已經放軟了,他慢慢鬆開手放開她的身體,她雙腿一軟倒了下去,“……我愛你,周。”隨著嘴角湧出的鮮血,她吃力地說:“我愛你,我愛你……”



周跪在她身邊,她舉起一隻手讓他握住,她的身體隨著咽喉噴出來的血,劇烈地抖著,雙腿和雙腳也伸直顫抖著,幾秒鐘之後就變成隨機的牽動,然後慢慢停下來。周站起身,凝視著她的身體一會兒,收起刀。



“你是個變態狂!”托尼嘟囔道,然後他們四個人便沿著那條小路走回校園去。沒有一個人回頭看依麗薩的屍體,也沒有人看到那枝玫瑰,被踩碎的花瓣散在離屍體不遠的濕泥裡。